“说,这是哪里来的?这么贵重的项链是从哪里来的?”我一手拿着一条金灿灿的项链,一手拉着小妹的手,质问道。小妹见我目光阴暗,她有些害怕,颤巍巍地低声说出两个字,“偷的”。“偷的?爸妈给你的钱不够用吗?你为什么要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你想买什么家里不能给你吗,你为什么会偷,你真丢我谢家的脸!”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吼了出来。小妹从没见我这般凶暴,吓得大哭起来。听着她那饱含委屈的哭声,我忍不住抽出鸡毛掸子挥向她,顿时哭声更甚,我逼问道:“以后还这样做不?还偷东西不?还丢我谢家的脸不?”小妹直摇头,“不敢了,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听了她的保证,我丢下掸子,跑向后院的石岩。

夜里,我躺在石岩上,冷风拂过我的面庞,吹散眼里的阴暗,浸开心中的哀伤,和着空中的点点流光,思绪沉醉在远方。

“奶奶,快来,有好吃的了,快,这鲜鸡蛋可是那母鸡才下的呢!”我手中捧了三个温热的鸡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裂开嘴角,扯着嗓子向土屋里的奶奶喊道。只见一位身着素色长衫的用黑布包裹着满头银发的年迈老人拄着拐杖慢腾腾地从土屋里走出来,见我手中的鸡蛋,惊诧地问道:“孩子,这鸡蛋是哪里来的?”“送的,隔壁杨奶奶送的,嘿嘿。”我摸了摸鼻尖,有些心虚道。奶奶摸了摸我的头,牵着我的手走向厨房。

第二天,我捧来一大袋红枣,偷偷地来到厨房给奶奶熬汤。奶奶年纪大了,身子越来越虚弱。昨天夜里我趁天黑摸到邻居家的枣树上,摘了一大口袋的红枣给奶奶熬汤补血。当我兴高采烈地端着那碗香喷喷的补汤来到奶奶的房中,却被奶奶那愤怒的目光吓了一大跳,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奶奶便吼道:“这枣是从哪里来的?昨天的鸡蛋又是从哪里来的?”听着奶奶饱含怒气的质问,我有些害怕,“就,就,就是送的啊……”话还没说完,奶奶便抡起一棍打在我身上,“叫你说谎,叫你偷人东西,还不知错——你怎么成这样了?”说着,打得越发厉害了,我不忍疼痛,哭了起来,“奶奶,别打了,好疼,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说谎了,再也不偷东西了,别打了……”奶奶看我快要哭岔气了,便停下手来,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晚上,我躺在床上,疼痛令我无法入睡,空荡荡的肚子更加令我难受。奶奶捧着半碗面走来我床边,轻抚着我的脸,慈爱的目光里闪着疼惜,叫醒我道:“孩子,饿了吧,快来吃口面。”饥饿令我几乎昏厥,忍着疼痛,爬起床来,接过奶奶手中的面,大口吃了起来。“孩子,别怨奶奶,咱家虽然穷,一年来吃不上几口米,但我们有人格,有尊严,即使再冷再饿,也不能去偷,咱们谢家人即使要冻死,饿死,也决不能偷人东西,因为我们是谢家人,我们有着宁死也不辱人格的尊严,偷人东西不仅会损害别人,还会伤害自己,所以别偷东西,你想吃什么可以用自己的东西换,但决不能偷,明白吗?”听着奶奶的话,我喉头一紧,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是奶奶生前教给我的东西,令我永生难忘。

湿润的眼眶映出那奶奶慈祥的面庞,我贪婪地描摹着她的眉眼,轻叹道:奶奶您走了,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干干净净,可你却留下了令我永生难忘,永远遵守的东西,谢谢您把它教给我。

(作者:201511谢彬彬  指导手机购彩软件首充送彩金:陈斌)